从前有个很 “因吹死挺” 的域名,后来去做了新闻资讯 ~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 正文

“爱”与“情”如何成就爱情?

2020-11-07 122 热点资讯 本文有2789个文字,大小约为13KB,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

_______有一种鸟生来就没有脚,因此它只能一直飞,到死的那天才能停下来,

“爱”与“情”如何成就爱情?

_______其实鸟根本什么地方也没去过,因为原来它早已经死了。

————《阿飞正传》

思虑深浅映现,指尖反复地徘徊在键盘上,点开,又关闭,空白的文档,满目的空乏,似若书写一直潜藏在血液里,瞬间流遍了全身,在内力激越挥动,拿起了手中的钢笔想要记录下些许的片段,然,笔尖停滞不前,无法游动在纸张上,一些寂寥难以挥写,一些凉薄无法表露,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笔杆,绞尽了脑力,却无力再去言说任何的言词,有时,失言失语便这样滋长了,颓然的身心,在闲暇的时日里歇息,只是,孤寂从来就环绕,只身一人时,思绪时常凌乱不堪,因而抱头盘膝地坐在电脑前,继续着生活以外的安放,时而敲打着文字,时而在曲调悠扬里,看着书,看着窗外凝神,我知道,我始终无法沉淀那些久远经年的哀痛,只是学会了假装而已。

几个晨起,与蒋一起步行于外,攀爬那座熟悉的小山,带着困顿的意识,走在油油青草上,某个瞬间,窥见了那绿草从中的微细剔透的露珠,秋季时分,白雾而至,萦绕在山间,宛如薄纱朦胧的帘帐,虫鸣鸟语的山间小路,路边黄菊遍布,喜欢用力地吸取着那混合着浓重湿气的空气,润湿干燥的咽喉,拾阶而上的我们,时而安静无语,时而笑语盈盈,在如此寂静清晨,震荡在山坡上,这个岭南以南的海滨城市,山花依旧极尽绽放,杜鹃花开成簇,小黄菊朵朵灿丽,因此,喜欢在这红黄绿意的山路上安静地走,平和地攀,陈年的旧事,会在这全然的行走中暂时得到了遏止,不知道是瞬息间的沉寂,还是冗长的灭绝。

抵达高处,看着远方浮云漂浮中的淡蓝天幕,站立在边沿处,心底宁和,有那么一个刹那,曾以为某些隐痛已然不存了,因此,一次次地攀爬高点,一次次地遥望高远,我以为隐疾会在这样安然的沉静中得到了弥合,我是这样自我意念湮灭的,一些时常缠绕的旧疾痛处,于此仰望中,似若平息了,观看着绚美的景致,与蒋寥寥地言说生活和心绪,片刻的宁寂存于心间,润泽了长久跌宕而破落的心脏,渐渐地似乎听到孱弱的心,开始了鲜明的跳动,伸手折了一根长长的芒草,握在手心的嫩枝,犹带着山中的雾气,潮湿而鲜嫩,闭上眼睛,安静地听着阵阵的鸟鸣,嘴角微然上扬,盈露浅笑。

生活终于回归了平寂,而心,更多的时候,是反复循环的,历经时日的变迁后,不再去探求某些人某些事,很多的很多都已经心中明了,时光不会重来,而记忆也不能磨灭,习然于沉默地看着那些无常的世事,懂得了何谓变故异常,人心难测,尽了许许多多的晨昏,我终于能够透彻某些本质,过往那些纷杂荡然无存了,而本属默然女子,不喜于过于烦杂的人事,习惯于简单地思,洁净地想,故地里记录的仍旧是简约的心事,不再希求某些刻意留住的温度,独走,独留,一切都是如此的简洁纯粹,从此惧怕那些人前绵笑蜜语,人后虚张的面孔,或许纯然的心藏不下虚言,因此,自此便淡漠地隐匿在人群里,寡言少语地看尽百态浮华,许是那一场变故成就了如此疏淡的心房。

如今,微笑依旧,悄声浅淡,往昔,与人说,即便隐痛撞击,也能微笑浅露,习惯了如此的笑意,也善于这般的笑颜,忧戚悲切的心绪,仍然隐埋在清冷的笑容里,只是不再能璨笑如花了,寻不回那年的青葱笑颜,遗失在意念之外的美好,无力去觅回了,却自知,在年久日深的岁月里,学会了即便苦涩艰楚也该笑意展露,渐渐地,我开始忘了为何而笑,也遗忘了,原来笑意最初的含义本是快乐,某些奢侈的字眼,随着时日的迁徙,褪去了最初的模样,无论是人,还是物,逃不过岁月的洗刷,总会一层层地破损,继而糜烂,最后消失,这是一场平凡的劫数。

平淡的生活里,我开始大段大段地沉睡,似若弥补那曾经缺了的时间,在安然的睡眠中,梦靥无休止地崭露了,一些曾经稀疏的人面,渐渐变得清晰,然,一些曾经清晰的面孔,慢慢褪色朦胧了,时常地,身处梦里的我,以为是在真实中,荒诞的情节,消散了那缠绕了无数时日的痛,死亡不再出现,骨子也并消失在那个漆黑的梦靥里,不是因为没有了想念,而是,那深切的念记,封锁在层层的夹缝里了,记住的,就这样,恒远地惦念着,我不知道骨子是否喝了孟婆汤,过了奈何桥,已经再世在凡尘重生了,而我却知道,那记忆里的骨子将会随着我的生命而此消彼长,直至生命的终结,才可跟随余烬而消散在尘埃里,残生的归结,只想在简单中泅渡,就足够了。

一个夜里,梦境繁复,于重重的劫难中解脱,梦里,一个人说,一切困苦,终会在奔走中,安然过度的,悠远的声音穿进了耳膜,回头顾看时,空无一人,深思着这样的语句,平然的心房,时常敌不过骚乱的涌动,大段地沉静后,便将会是下一个循环反复的开始,渐渐,我不知道那些痛疾是否敷合了,只是不再轻易地去触抚疮口,然后假装着心绪安和,展示着平复后的笑容,自知某些往事说得过多,他人终会疲累,一些伤痛难以启齿,我开始了大片大片的沉默,不去诉说更多更多的片段,不去引出暗藏的新伤旧患,隐忍地告诉自己,以后的以后,只于此记录点滴心情,剖白殇寂,惊怕诉说过后,心脏怆痛,言不能言,说不能说,因此,剩下的,仅存写着文字了。

此处,故事凄清,短小而简单,我的故事似若从来都如此,没有他人激荡的言词,也不存起伏曲折的情节,并没有何等神秘的世事,偶然的碎语絮言而已,只是一个凉薄的女子,在仅剩的记忆里敲打,撕扯着残缺的情感,印证了那昔时过往的痕迹,从来便生性漠然,只是尘事纠缠后,越加的冷然,稀缺的安全感,在一次次的故事散场后,终于消失殆尽,自此,时常地多疑,某些恒久的话语不复相信,只是冷漠地游离于世,不去靠近,也不被靠近,稀稀淡淡维系着各自,孤立而寂寥,依旧习惯性地低头行走,却喜欢抬头仰望星空,冥想星河,我的世界一如既往,没有谁参与,也不会计划有谁参与。

流光飞逝的日子,在寒意渐起的秋末,极尽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时常听着熟悉的调子,看着钟爱的书籍,喝着一杯杯的凉水,棉质睡衣包裹着纤小的身躯,坐在椅子上,日光灿烂地照射在脚踝上,我渐渐开始不拒绝和煦的暖阳,也不拉上厚重的窗帘遮盖阳光,看着玻璃窗折射下的温暖光照,头仍旧会一阵昏然,始终不习惯如此的强光,抱膝而坐,翻看着“边城”,如梦似幻的水乡小城,淳朴的人情,纯美的自然环境,我想,如此出世境地早已被掩没,遗落在久远的年代,只是每每看的时刻,便会浮想联翩,假如,假如桃源小城犹存,那么多想奔赴,于此安生,便是此生无求了,只是,假如永远只能是假如,成就不了真实。

寒流迅疾地抵达,一个暖阳灿烂的清晨,翻出厚重的棉被,放置在栏杆,日照下的被子,暖意如注,光影照射下,微尘飞扬,似若全身置身于微粒中,伏身在暖润的被子上,安静地在日光的暖晒下独立阳台,看着路上的行人,我知道,此刻我是寂静的,沉寂地在流泻的暖阳下,就在这片刻的安宁里,莫言悲凄,只说微温,仅此片刻,于心中置放宁静,沉湎思怀,就在这沉静的思绪中,闭上了双眼,感受着这分秒间的弥贵。

安念的生活里,看了大量的电影,一部又一部,任由心的热切,挥霍着余下的时光,一个阳光温和的午后,与蒋说,隐隐地觉得似乎不再有以后了,因此,在年华里平静安度,在仅存的人生里,肆意地虚度,看着别人编辑改写的故事,动人的剧情总是如此的煽动人心,只是始终不再有泪滑下,只是心无尽的疼痛,为他人的情节而感知,为离人的岁月而顿悟,一些不复的青春就这样在指间流转,遂而失去,然,失去或许始终是最值得珍惜的,因此,我开始淡然了某些的失去,例如记忆,和人,以及心。

闲散中,似乎却越加地饥饿,一种莫名的饥饿感袭来,我开始,在每个寒风吹刮的黄昏吃下许许多多的食物,我不知道这样的饥饿因何而来,只是胃的空乏时常侵袭脉动的神经,必须买来大量的食物来填满,如此的食量,以为会换来了体重的增长,然一友人却说,似若越来越觉得你消瘦了,看着镜子中的脸颊,抚摸着越加明显的颧骨,深陷的双眸,无力地浅笑,拿起了木梳淡然地理顺着发丝,一根根地长发散落在地板上,落发一地,无言自语地捡起了那些青丝,满满的握在手心里,如花美好的光华,就如这满地的落发般,散落在脚边而无力捻起握紧,只能孤幽地看着它一簇簇地飞驰而逝,谁的青丝落英,谁的荼蘼旧昔,烙心房。

再度开始买书了,购置了多本书,留待在适然的时日里细看,当他人在电脑前看着那一个个文档时,我却喜欢独自在书页间寻觅,喜欢拥有那纸张印刷而成的铅体字,集结成一本本,抱在怀中,感受着纸张上所带来的质感,也习惯于在枕间细细品味着来自作者的心情,看到一些字词会感触,看到一些语句会停顿,看到一些人物会悲戚,夹带的书签,尽是平日里收藏起来的精致卡片,一直是一个念旧的女子,收集着旧时光里的许许多多的痕迹,从前,我不知道念旧会是自己的一道伤口,后来的一些时光里,我终于清楚地获悉了,然,即便它是伤口,也会恒定不变地执念。

生活里没有旧日的波澜,只在书与书之间,慢慢地过度了,手机遗放在角落里,彻夜地开着,时常,铃声响彻,却无法找寻遗放的位置,因此,未接号码一个个叠加,看着那些陌生的数字,每隔时日,漠然地删除了所有,我的世界渐渐开始了隔绝,而手机似乎也成为了一种多余,我只归属在这寂静无声的天地里,不会再有那些曾经频繁的惊扰,只是淡然地生,安和地走。

最近,大量地看着王家卫的电影,即便众说纷纭,却偏爱如此遗世孤立的剧作,大抵孤独的人所表达的意念,都会这般遭遇品头论足吧,那个夜里,看着《阿飞正传》,张国荣说,有一种鸟生来就没有脚,因此它只能一直飞,到死的那天才能停下来,此时他神情意气风发,然在眼底,我却窥见了无尽的悲凉,鸟而无脚,何处觅安生,它的一生都只在飘荡中度过,从来就不曾停留在任何的一处,更不能驻足何地栖息,何处话悲凉,离人碎,游人衰,因此,终局,张国荣说,其实鸟根本什么地方也没去过,因为原来它早已经死了,在火车途径一片绿意时,他生命弥留之际,幽幽的语调,似若在诉说他人的故事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,来陈述着自己的悲凉人生,电影结束的片刻,心底一阵哀叹。

这个凉夜,明月下,零散的星点,在时针踏入零点之际,站立在阳台,合上了双手,闭上了眼眸,心房轻声默念,期盼千里之外的人,收到这份遥寄的祝福,找不到华丽的语段去书写一篇篇的文字,只是默数祝语,心底厚念,浅说碎语于文字上,在琐碎里言表心迹,简简单单的文字里,期望可以承载着一份心意,在浮动的气息里飘飞,抵达遥远的他方,寄予属于我的祝愿,这个十一月,天蝎座,某女子,生辰,快乐。